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热门游记

昭通大山包黑颈鹤保护区里的那些人和事

20-09-17

 

  

 

  护鹤员陈光会为来大山包越冬的黑颈鹤投喂鹤粮 都市时报记者 谢慧 摄

  

 

  一位&l●dquo;不速之客”闯入栖息地,惊飞了黑颈鹤。本组图片 都市时报记者 谢慧 摄

  在昭通大山包国家级自然保ぷ护区,有一群为保护黑颈鹤而操劳的人们

  鹤―群的出现和工作人员的辛勤工作,为当地带来了巨大变化

  与黑颈鹤同栖的别样人生

  每年9月到次年3月,昭通▂▃▅▆█大山包都要迎送一群特殊的客⿻人——黑颈鹤。这里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已有8年多♂了。

△   1988年12月4日,云南大学生物系教授⊙王紫江等鸟类学家在昭通大山包发现了黑颈鹤。自此,大山包这个地名与黑颈鹤一起,逐渐被世人所熟知。大山包黑颈鹤保护区不断升级:1990年成为市级保护区,1994年升级为省级自然保护区,2003年升级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

  #为了协调黑颈鹤与当地居民的和谐共生关系,大山包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─━理局的工作人员每年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。事实上,因为黑颈鹤的原因,当地人也因此受惠。

  2011年的年末,都市时报记者再次走访大山包,观察长年居住在这里的人们,以及在此过冬的鹤群。

  被外界熟知的大山包“护鹤之家”

  早在专家发现黑颈鹤之前,黑颈鹤就已经定期飞往大山包了。当地人把黑颈鹤称为“雁鹅”。上百年来,这里流传的一个美丽传说,护佑着黑颈鹤与大山包的居民和睦相处。

  据说,最早来到大山包的黑颈鹤是一对“夫妻”,住在一个水塘边上,当地人因此把这个水塘叫做雁鹅塘。随着时间流逝,这个水塘渐渐变↹成了旱地,但“≌雁鹅塘&rd‖|quo;的名字却一直流传下⊿来。

  对这种飘逸展翅、浑身透着仙气的动物,大山包人视之为神鸟。最早来到大山包的黑颈鹤曾被村民袭击,但后来当地频现灾害,毁了农作物。村民们于是认为“雁鹅”是神物,不能袭击,便到雁鹅塘边祭祀、祈祷。这个传说流传至今,大山包人再也没有打过黑颈鹤。

  这个传&说,我是从号称“第二代护鹤人”的陈光会女士口中得知的。2004年起,刚刚嫁入赵家的陈光会从婆婆董应兰手中接过了保护黑颈鹤的任务。而在陈光会接过这个任务之前,她早已知道婆家义务爱鹤、▅▆护鹤的故事。这些故事,随媒体≈的报道而广为人知。

  大山包大海子,是黑ↆ颈鹤的一个重要夜宿地。陈光会家距离大海子不远,走路要走五分钟左右。最早为黑颈鹤义务投食的是陈光会的公公。据说,在云南大学的专家发现黑颈鹤之前,陈光会的公公早已开始为它们投食了。

  陈光会的公公是当地的&ldq⿲uo;赤脚医生”,每天,老人都会带上苞谷到大海子喂黑颈鹤。后来,投放鹤粮的工作转到了婆婆董应兰手中。到了1992年,董应兰投放鹤粮的场景被一位造访大山包的摄影爱好者发现,并在∣其作品中提及。媒体发现这个线索后,董应兰成了大山包“人护鹤”事迹的典型代表。

  

 

  护鹤员陈天辰登录 光会每天都会用手机计算黑颈鹤的数量

  2003年,陈光会嫁到赵家。2004年下半年,董应兰告诉儿媳说,自己眼睛痛,“喂不起了”。于是,陈光会接过了这╟个任务。

  刚开始的时候,黑颈鹤对这个陌生姑娘有戒心。“咋个哄都哄不过来”,她开始自己总结经验,摸索出一套与黑颈鹤打交道的方法。“走过去的时候,要慢慢走过去。投放鹤粮的时候,要高高地丢,撒散,黑颈鹤才♀会来吃。”半年后,陈光会能独自去给黑颈鹤喂食了。

  到了2006年,陈光会自创了一套口哨用语,专门用来与黑颈鹤打交道。“刚开始的时候,黑颈鹤不理我,我就天天吹、天天吹。”经过一年的磨合期,黑颈鹤似乎已经能够听懂陈光会的口哨含义了。

  “嘘!嘘嘘!嘘嘘!”每天︴下午1点,当陈光会走进天辰娱乐平台 大海子湿地投食时,都要按这个节奏吹响口哨。陈光会说,这个节奏的口哨声意思是“快来吃食了”。

  陈光会投食的时候,躲在大海子“黑颈鹤行为研究监测隧道”里的摄影爱好者们,不停地按动快门。“咔嚓咔嚓”的快门声,在狭长的通道里回响。

  “嘘——”一声悠卐长的口哨声,陈光会将箩筐里的苞谷抓出来,向前方高高抛洒。这个口哨声的意思是告诉黑颈鹤“赶快通知那些同伴,来吃饭”。

  除了招呼黑颈鹤的口哨,陈光会还形成了一套独特的“口哨交流体系”,只有她和那只养在大海子管理站黑颈鹤救助中心的黑颈鹤之间,才能交流。

  2007年,一只受伤的黑颈鹤被送到大海子管理站,陈光会承担起了照顾它的工作。4年来,陈光会与这只翅膀骨折的黑颈鹤之间,形成了默契。每天去喂这只黑颈鹤时,陈光█会都要与它用口哨〧交流。

  新一代护鹤〆员的故事

  作为大海子管理站的护鹤员,陈光会的工作并不是每天喂食这么轻松。

  2008年,昭通遭遇雪灾。陈光会记得,大年三十晚上,为了照顾黑颈鹤,她全家老少都出门为黑颈鹤投食。“婆婆和丈夫在前面用铲子铲雪,我跟在后面投食。”陈光会说,┊┋如果不用铲子铲开雪,黑颈鹤是找不到鹤粮的。投完鹤粮回来,人家都已开始放鞭炮了,天辰娱乐注册而陈光会一家人却连年夜饭都还没开始做。

  对于陈光会一家人来说,照看黑颈鹤,是全家共同的事业。那只2007≈年被送到救助站的受伤黑颈鹤,就是由陈光会的丈夫赵强做的手术。黑颈鹤被村民送来时,翅膀断了一截,骨头成了碎骨,伤口化脓。在大山包乡中心卫生院当医生的赵强为它做了手术,切掉断翅,再找草药来包,连续敷了十多天的草药,这只黑颈鹤的伤情才好转。

  平时,▓陈光会需要数鹤的数量,填写表格。只要有空,赵强都会来帮忙。

  赵强和陈光会有个6岁的儿子。孩子从〓小耳濡目染,也对黑颈鹤产生了感情。他会用唱儿歌的方式,来表达对黑颈鹤的喜爱。“雁鹅雁鹅扯长(很长很长的意思),扯到高山木旁。犁头犁头弯弯,簸箕簸箕圆圆。”这是一首名叫《雁鹅歌▼》的儿歌。

  

 

  一个大雾的清晨,村民在黑颈鹤栖息Ⅲ地附近捡干牛粪

  现在,那只受伤的黑颈鹤在大海子救助站已经住了4年。从它的体型和叫声来看,陈光会判断这是一只公鹤。╠╡它受伤的头一年,这只公鹤的“妻子”带着它们的孩子留在了大山包,陪了它两个月,才恋恋不舍地飞走。

  黑颈鹤与人一样,一般△都是“一夫一妻”,忠贞不渝。陈光会说,她喜欢黑颈鹤与生俱来的这种性格。

  陈光会13岁就外出打工,饱尝人间冷暖。2003年回家灬时,在大山包认识了赵强,情愫暗生,两人终成眷属。

  陈光会作为管理局的护鹤员,每月有850元的工资。由于一家两代人护鹤的声名卓著,很多来大山包旅游的游客,都会把下榻地点选在陈光会家。2007年,陈光会家搬到距离大海子更近的地方,修起了有11间客房、可容纳32人的简易旅馆,入住率颇高。

  每过三天,陈光会就要花近千元买一次菜,为游客做饭。赵强在乡上当医生,收入不错,婆婆董应兰的生活负担减轻了许多,从护鹤员的职位上彻底退了下来,专门照顾孙子读书。

  虽然忙碌,整天呆在大山包,但陈光会和赵强这对年轻夫妻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。家庭收入不错、与家人和黑颈鹤朝夕相伴。他们希望未来的日子就这样度过。

  在大山包工作的年轻人们

  陈光会供职的云南大山包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,是大山包保护管理的主要职能机构。这是一个正处级≥公益性事业单位,行政上归昭通市政府领导,业务上受国家林业局及云南省林业厅主管。

  只要黑颈鹤一到大山包,管理局的工作人⿺员就要忙碌起来了。他们得跟着鹤群来到大山包。按照规定,在黑颈鹤到来的半年时间里,管理局的年轻男性工作人员必须轮岗到大山包巡护。

  郑远见在管理局工作3年,算是一位老员工了。2011年12月30日中午,他带‖着两名年轻的同事来到大海子管理站轮岗巡护,替换上一批巡护的同事。他带来的两人,一个是2008年毕业于云南农业大学的刘楚雄,一个是2010年毕业于西南林业大学的蔡睿。

  作为女生,蔡睿本来是不用上山的。但刚到管理局工作两个多月,她对大山包的一切都感到新鲜,主动要求上山。刘楚雄19岁就从农大毕业,当了两年老师后,考入管理局。上山时,他在新岗位上工作了三个多月。两人都认为他们的专业对口,适合干这份工作。

◁   并不是所有的年轻人⌒都像他们这样。2010年7月,管理局到昆明招了一个学历颇高的年轻人,希望他能加入管理局的科研团队。但″没想到,这名年轻『人与父母一起来到昭通市昭┌阳区,查看了一下管理局的办公环境后,当即决定终止签约。“他们都还没上山呢,就觉得管の理局的工作很苦了。”郑远见说。

虽然有事业单位编制,但管理局工资较低。像蔡睿